所在位置:首页>廉洁文化>清风文苑>正文

我是农民

发布时间:2018/12/12 19:03:24  来源:峨眉山市纪委监委

大运彩票行大运赢天下 www.fy11185.com 开始,我对这个久违的称谓袭击,竟然显得有点不适应。熟悉与陌生的纠结还只是表面,更深层次的褒与贬,就不是纠结的问题了。真有一种岁月悠悠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感觉。

这个称谓来自阿强的一份书面介绍。据说这是他不久前在一个大学生创业先进代表大会上的一个发言。从内容到语境,这并不是一种刻意标榜或者渲染,而是一个掷地有声的自我介绍,蕴含着自信、骄傲、笃定,甚至一种隐隐的承诺。“我”只是个符号,并且不是单数,而是个复数;也不只是阿强这位热血男儿,还有他美丽的大学同班同学妻子,和他们的现代农业创业团队。

在我记忆的仓储里,“农”是一种贫穷,一种落后,一种辛酸。自从上大学出农门,进城安家落户后,我都不愿去忆及。

特别是农民二字。

我生长在彭山山区一个穷困家庭,父辈们都是农民。早出晚归,面朝黄土背朝天,肩挑背磨,日夜劳作,是他们的日常生活。对我来说,能吃上煮红薯就是幸福。偶尔父母会在煮红薯时,为弟弟蒸一碗米饭,我为了和弟弟争米饭吃,曾挨过父亲的打。而吃肉,则是“打牙祭”。当时还没觉得什么,年少不知愁滋味。后来年纪渐增,有了文化,特别是现在经常听见城里人念叨营养过剩、减肥之类,再去品味那个庄严的“祭”,神圣的“祭”,一股难言的酸楚,便会涌上心头。

我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从小就和农民打交道,体会到了作为农民所付出的艰辛,以及生活的困苦和身份的卑微。

五岁时的一天,我和父亲到二十里外的城里赶场。中午,肚子饿得咕咕叫,父亲只好带我进一家饭馆吃饭。旁边一桌的城里人见我们坐下,不屑地瞟一眼,从牙缝里挤出两个鄙夷的字:“农民!”

在那个年代,“农民”一词是困扰许多人的梦魇。在某种意义上说,农民已不是一个名词,而变成了一个形容词。一提起农民,都会联想到卑微、羞愧、肮脏。不仅城里人看不起农民,连农民自己也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似的。

上高中时,我被安排与一位城里女同学同桌。刚走到座位旁,那女同学便夸张地把鼻子一捏:“农民!”她的眼神让我暗暗发誓:一定要考上大学,脱掉“农皮”。

我终于如愿以偿。刚到校不久,学??咕?,因在农村长期干体力活,我身体健壮,无论长跑,还是单杠、双杠,凡是凭体力的项目,都样样优秀。晚上休息时,几位同学邀约散步,有位男同学突然问我,你父母是做啥的?我竟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:7019。那同学顿时惊讶得嘴张得圆圆的:呀!军工单位??!然后,又从上到下,从下到上打量了我一遍,两眼放射出惊异而羡慕的光芒,不断地啧啧感叹:怪不得,怪不得。其实,7019,是当时农民以象形的方式的自嘲式称谓:7代表锄头,0代表箩筐,1代表扁担,9代表粪当。本来是条件反射式的调侃,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??赡俏荒型Я榕谑降木?,根本容不得我解释。一种虚伪、卑贱,甚至欺骗的感觉涌上心头,我只恨当时无地洞可钻。

其实,农民一词,原本是高尚的、纯洁的,甚至是神圣的?!豆攘捍?/span>·成公元年》称:古有四民,有士民、有商民、有农民、有工民。范宁注:“农民,播殖耕稼者?!北逼胙兆油啤堆帐霞已怠っ庋А罚骸叭松谑?,会当有业,农民则计量耕稼,商贾讨论货贿?!奔蚨灾?,所谓农民,就是指长期从事农业生产的人。农民才是我们的本色,无论哪个家族,查到他们的祖宗,都是农民,我们的城市,在千百年前,不过是集中居住的乡村。

走在前往岷江现代农业示范园区的路上,我心情格外激动。不仅在于我生长于此,更在于这里是东汉文人李密的故里,这里有仙女山的传说、有彭祖的长寿文化、有李太白“铁杵磨成针”的旧迹、有西汉时期的武阳茶肆,还有一代枭雄张献忠沉没的大西王朝……

当我还沉浸在古老的文化氛围中,“好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画!”“农村越来越美了!这里的村民越来越富了!”美女作家阿红的赞叹声将我带回到现实……车窗外就是彭山的岷江现代农业示范园区,这里已被农业部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农业公园专业委员会确认为“中国农业公园”。

欣喜间,到了眉山市硕仙农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。公司办公室桌上摆满了各种特色水果,我们一行人好奇地询问着“这是什么果?有什么功效?”公司负责人阿强告诉我们:“这是番石榴、百香果、火龙果……”

阿强中等个子,皮肤黝黑红润有光泽,健壮结实,沉稳又有朝气。见到我们,他热情地上前握手迎接。当他走近,我感觉到有一股久违的气息袭来,那是一种意气风发之气,是一种与土地交融之气。

阿强的公司属于大学生创业孵化园项目之一,公司坚持“走品质之路,产放心水果”的理念,专注于亚热带水果的研究、引进、繁育、互联网销售,拥有200余亩高产标准台湾精品水果种植基地,年产量30万公斤以上,可实现产值500余万元。

我对阿强的欣赏,不仅因为他的公司有一大堆荣誉:“十佳创业创新明星”“全国创业大赛铜奖”“四川第二届创青春”青年创业大赛第一名,还有他对发展中国未来农业的梦想。他说,他的梦想就是要带领大家做中国最潇洒的农民,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,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,他要让中国的农业走向世界。他的梦想,颠覆了我多年来对农民这个身份以及农村的认识。

面对我们的赞扬,阿强略带羞涩地说:“我就是个农民?!?/span>

眼前的这个特殊农民,是个80后大学生,不但毕业于名校、作过市局的助理研究员,而且还曾是一家大型企业的高管。

而他,却选择了回乡当农民。

不顾父母的反对,卖掉了中心城区的房子,带着自己的大学生创业队伍创业的艰辛,起初的失败……

阿强的故事,让我联想到中国的传统农业生产方式,由原始社会的刀耕火种,到夏商、西周时期发展为石器锄耕。土地属于国王所有(井田制),工具有所改进,主要有耒耜、石刀、石锄等。到了从春秋战国时期开始是铁犁牛耕。生产工具已经有铁农具和牛耕,男耕女织,自给自足,这时已经开始注意精耕细作了。我记事时,已经有了手扶式拖拉机、抽水机等,但耕?;故桥┟竦淖畲蟀锸?,父辈们依然需要挑粪施肥、挖地耕种、弯腰割麦……

而今,在广袤的农村田野里,似乎处处都在书写着一个崭新的“农民”二字。

在阿强的公司,我们观看了全机械化的播种、施肥、喷淋、灌水,他给滴灌系统加上电磁阀,在空气和泥土中装上数据传感器。在果园里,安装视频监控,并通过互联网,把所有设备连接起来,组成农业物联网系统。一切仿佛是在观看一部梦幻电影。他拿出手机,就开始浇水施肥,打开电脑,就开始远程问诊,而消费者也可以通过手机和电脑看到种植的全过程,真正实现了农业智能现代化。

钦佩之余,我不由暗自叹息:何不晚生四十年?

好在,我有农民的根。虽然我现在身份不是农民,远离故土,生活于钢筋水泥的城市,泥土气息离我越来越远了,但我心里,始终有一抔土。我依然认为自己是农民,以农民的方式做事,以农民方式真诚待人。

我是农民!

我不是重复阿强的话,我是在说我自己。

(作者:峨眉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 彭建群;编审:乐小嘉;原文载于《嘉廉话》刊物2018年第4期